名扬号
自媒体资讯平台

你还记得曾经的邻居吗?

儿时的对头,五十年后再次相逢,看我的故事。

记得,好邻居多多。但也会遇到坏人。我的故事说的是六十年代,从我的故事里你会发现和你完全不一样,你不了解的历史。

活到现在,房子不断变迁,换了很多的邻居,曾经发生过很多的故事。

说说我小时候的邻居,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,在北京郊区平谷老城建设街一个叫席家胡同的地方租房子住。

席家弟兄三个一胡同紧挨着,都是大宅子的四合院。我家的房东叫席洪启,行三,在村里当干部,还管着一个占地很大的大车店。席家店解放前是席家的祖产,公私合营后归了集体。

小时候的玩伴多去了。

房东老三家有七个孩子,席家老二有九个孩子。老二家租户两家每家都有四个孩子,老大自家四个孩子,租户两家,一家两个孩子,一家三个孩子。

重要的是年龄都差不多,哪一家都有同班同学。

胡同里的租户都是县城各单位的干部职工。

我家在这里住了十多年,直到73年搬到平中西四合院家属楼。

房东大妈娘家是东古村,东古村也是我们的老家,父母和房东大爷大妈相处非常好,多有来往,相互帮衬。

印象里,我们姐弟四人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席家四兄弟三姐妹们关系融洽,从未打过架,红脸都很少。席家二姐和姐姐同学,三姐和哥哥同龄同学,男孩老六,老七与我和弟弟同龄同学。

老六,老七自幼身强体壮,走路做事虎虎生风,我们在一起比劲头,比跳高跳远,竞技倒是经常有。

可不是每个邻居都这么和善。地痞是哪个年代都会有。

那时的情况是,一群住在城里有房子有地,比下庄农村收入高很多的农民,面对着一群自己无房租住他们房子的比他们收入还高的机关干部,非农业群体。有些村民内心不平衡。

这些机关干部及子女被统称为家属,又被城关这些痞子村民谐音为“家鼠家耗子”,是不是够侮辱人的?

本村一些比我们年长的大孩子,逮着机会总想欺负一下我们这些租房户。

西院有个比我大三岁的大男生,东溜西逛,最爱欺负比他小的租房户孩子,眼神总是透着一股凶狠和蔑视,动作举止透着他是老大,比他小的都得听他的,时不时的叫你一声“家耗子”,属于那种又蔫又坏的人。因为,我们弟兄三个虽然比他小,但是体质都不错,不惹他也不怕他,其实他也经常威胁胁迫过我们多次,但都没有成功。 这样彼此经常有冲突,但从未动过拳头,彼此心照不宣,相处了好多年。

那时的孩子户外活动特多,一胡同的孩子常在一起玩。

这哥们还是变色龙,本来正恶狠狠的时候,看到我的父母或姐姐出现马上能变得和善友好。

以后,随着城市建设的扩大,城关的村民都变成了非农业,也变成了“家属家耗子”,当时的村民们欢呼雀跃,终于也变成了城市户口。

幼时经常欺负人的那个哥们儿,成年后傍上本地曾经最有权势和威望的某县领导之子,成为了某机关的工作人员,退休后仍然鞍前马后的做跟班,保镖。其仍然虎背熊腰,对外以黑社会老大的身份自居,替领导公子开路,做事,挡酒,对外豪横,对该公子极尽恭维服从,一副奴才相。

这个领导公子是我的同学加战友。在一个月前,战友聚会,同学带着这个哥们,身份是司机加保镖。

老相识,双目对视,还是心照不宣。握手时,我用了力气,他想抽回,我越握越紧,足有十五秒钟,我的手劲比他大。哈哈,他这个黑社会原来是外强中干,原来是纸老虎。

这是五十多年后和老邻居的第一次握手。这历经风风雨雨这么多年,是不是有点意思?

这不是故事,是真实的事。当事人都健在,只好隐去姓名。

赞(0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名扬号 » 你还记得曾经的邻居吗?
分享到: 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